欢迎来到第一物流网

关注掌链公众号

洞悉物流供应链

当前位置: Home > 首席供应链官 >
“电锯总统”米莱的自由主义供应链
   作者: 老八 陈怡 阅读:13384 日期:2024-03-10

“您是一位伟大的总统,我希望您能获胜。愿再次与您见面。下一次,作为总统。”

2月24日,在号称“全球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保守派聚会——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特朗普粉丝、阿根廷总统米莱对特朗普如此大加赞誉。

在这次活动上,米莱和特朗普都发表了演讲,米莱冲着特朗普高喊着“总统先生”(如果,是其他国家领导这么喊,会不会被美国媒体立即攻击为干涉美国总统大选?)。

而特朗普希望大选中击败拜登,并在2025年1月重返白宫。特朗普也对镜头回礼,“让阿根廷再次伟大”。

耐人寻味的是自从米莱当选阿根廷总统后,已两次访问美国,都没有与美国总统拜登见面。而且在飞往美国拜访特朗普之前一天,米莱在阿根廷首都接待了美国务卿布林肯。

这位被称为要“锯掉”一切官僚系统的总统主张堪称疯狂“烧掉”央行,废除比索,全面美元化;裁撤政府机构,大幅度削减公共开支;取消社会福利。总而言之,米莱要建立“超级自由市场”。

而米莱对社会主义的反对和敌视更是令人愕然。在竞选期间,米莱就宣称,“我们不会和共产主义国家产生联系”“将加大与美国、以色列的合作,我不会推动与巴西、中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关系”。出任总统后,米莱第一件国际事务就是退出加入金砖国家行动。

对阿根廷来说,这是民主国家自己的选择。但对中国企业来说,多年在阿根廷投资发展,已在锂业、粮食等供应链领域与阿根廷密切相连。米莱对社会主义国家敌视,给中国国际供应链影响如何?

米莱的“让阿根廷再次伟大”的供应链支点在哪里?掌链 《全球政要抓供应链》为您分析。


一、“中国锂王”阿根廷供应链之忧


2023年电动汽车、锂电池、光伏产品“新三样”成为中国出口的新引擎,出口增长近30%。其中,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占全球比重超过60%。而锂电池、电动汽车“两样”,需要一种关键矿产锂。

而阿根廷拥有全球最大的盐湖锂资源,占全球总量的21%,而锂产业链也成为阿根廷未来经济发展的出路之一,也是中国宁德时代、赣锋锂业、比亚迪、奇瑞汽车等锂产业链链主及汽车链主在阿根廷的重点投资领域(见表1)。

(1)中国锂王公告提示审批风险

3月5日晚间,被称为“中国锂王”的赣锋锂业发布公告,公司或控股子公司拟以自有资金不超过7000万美元的交易对价认购阿根廷PGCO公司不低于14.8%的股份。本次交易的增发款主要用于推动阿根廷Pastos Grandes盆地锂盐湖项目的开发建设。

但公告也提出本次交易尚需取得相关政府部门的审批,存在不能获批的风险。风险来自哪里?或许就来自米莱政府对华政治态度及追随美国对华脱钩政策。

一直以来,中国是阿根廷锂业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中国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为阿根廷带来了就业机会,增加了出口收入,阿根廷约三分之一的出口额来自对中国的锂销售。

阿根廷最大锂矿项目Cauchari-Olaroz 矿由加拿大的美洲锂业公司和中国赣锋锂业共同拥有。赣锋锂业还是阿根廷Minera Exar公司的大股东。

阿根廷锂矿(Innovation News Network)


2023年2月份,中国汽车制造商奇瑞宣布,将在阿根廷投资4亿美元建厂,预计每年将生产10万辆汽车,直接提供6000个就业岗位。国轩高科还宣布将在阿根廷北部胡胡伊省生产奇瑞所需的新能源汽车锂电池。

(2)阿根廷锂业追随美国对华脱钩?

然而,随着米莱的上台,中国与阿根廷在锂产业链上的合作陷入地缘政治漩涡。自称无政府资本主义的米莱在竞选中,曾一度主张与中国断绝关系,虽然米莱上台后中阿关系未大变,但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了追随美国“对华脱钩”,米莱推进阿根廷锂产业与美国、印度等合作,在全球范围内重构锂产业链,试图削弱中国的影响力。

自2023年以来,阿根廷一直在与拜登政府就签署阿根廷矿产特别合作协议的可能性进行对话。

阿根廷矿业公司商会 (CAEM) 和美国助理国务卿会面(mining.com)


据Mining.com 2月11日报道,阿根廷矿业公司商会 (CAEM) 和美国助理国务卿 Brian A. Nichols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讨论关键矿产方面可能的合作途径。

CAEM 在一份媒体声明中表示:“在会议上,我们讨论了与采矿业相关的当前事件,以及如何促进采矿业增长和扩张的相互合作,将阿根廷作为战略参与者。”

据外媒Business Standard报道,1月15日,印度公司KABIL与阿根廷国有矿业和能源公司CAMYEN签署了一项协议,KABIL将开始勘探和开发阿根廷的五个锂卤水区块。

印度联合煤炭部长普拉哈德·乔希 称该协议对印度和阿根廷来说都具有历史意义:“我们正在谱写双边关系的新篇章,这不仅将推动可持续发展和未来的能源转型,而且还将确保印度和阿根廷的关键矿产供应链更加多元化和有韧性。”

2023 财年,印度锂进口额约为 30 亿美元,较2022财年增长58%,而且95%以上的锂进口来自中国和香港。作为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成员国之一,印度与阿根廷在锂产业上的合作无疑指向了打压中国。

美国已经在金融上控制了阿根廷,如果在关乎阿根廷未来经济发展的锂产业上,美国也掌握了主导权,意味着米莱可能真的“卖掉了整个国家”。


二、缺乏国家供应链安全堤坝的阿根廷


对阿根廷民众来说,这位被称为“电锯总统”的自由主义总统却有不一样的感受。

1月24日,阿根廷各大工会举行了一次全国性大罢工,这是阿根廷4年以来的首次全国大罢工。

The Seattle Times


组织方称,50万人参加了大罢工和抗议,包括银行、医院、公交、邮政、港口及商业航空工会等各行各业的人员,还包括10万警察系统人员和4万政府工作人员。抗议活动还在国会大厦前的示威,数千名抗议者举着“不要出卖国家利益”、“米莱是叛徒”等标语。

对于信奉“无政府主义”的米莱来说,锯断国家治理体系,又将给阿根廷国家供应链带来哪些影响?

(1)国家金融堤坝崩溃

国家供应链如果没有主权金融体系保障,推进本土产融协同发展,基本会沦为国际资本收割的韭菜。

1935 年,阿根廷实施货币和银行改革,阿根廷中央银行 (BCRA) 成为一个公私联合实体成立,金融体系逐渐沦为美国华尔街金融巨头们的收割工具。

2022年年底,阿根廷央行外债达到27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只有240亿美元,而且其中100亿美元是私人部门的,还有价值为180亿美元的外汇是跟中国央行的人民币互换,现在阿根廷央行的净外汇储备其实是负数,加上2023年阿根廷比索大跌,汇率下跌50%。

截至2023年6月30日,阿根廷的外债和内债总额达到了3929.99亿美元。目前,阿根廷央行实际上已经丧失信用,面临崩溃。

据《华尔街绿洲》(Wall Street Oasis)数据,目前,阿根廷银行业由私营部门主导,私营部门银行拥有 80 家活跃机构,拥有 4,000 多个分支机构,持有约 60% 的储蓄和贷款。

图源:Ame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


根据阿根廷央行的数据,按私营部门存款和贷款计算,桑坦德银行是阿根廷第二大银行,但总部位于西班牙。据《全球金融》杂志报道,它是阿根廷最好的消费者数字银行。

而总部位于英国的汇丰银行也是阿根廷十大银行之一,为近 120 万客户提供全面的银行和金融服务。阿根廷的外资银行与本土银行一样多,而且无论本土银行还是外资银行,贷款和接受存款大多以美元形式进行,所以阿根廷金融完全依赖外部金主,特别是美国,已然沦为国外资本的猎场。

(2)缺乏贸易主导权

商流是供应链的核心支撑,商权立国才造就了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崛起,作为后发国家如果没有商权控制力,往往只能居于供应链下游。

根据阿根廷外交部官网数据,2023年全年,阿根廷出口额668亿美元,进口额737亿美元,贸易逆差达69亿美元。

阿根廷的进出口结构:

——出口:农产品,不稳定,低附加值

阿根廷是全球主要的加工大豆、玉米和小麦出口国,但2022年至2023年期间,阿根廷农场遭遇严重干旱,加剧了经济疲软。主要油籽压榨和出口机构的数据显示,2023年阿根廷农产品出口总额约为197亿美元,较上年下降51%。

阿根廷农产品出口是央行美元储备的主要来源,对于进口融资和偿还政府债务至关重要,农产品出口下降再次加剧了阿根廷的金融危机。

——进口:工业品,生产资料,能源,汽车

阿根廷中间工业品(占进口总额的 35%)、生产资料零部件(21%)、生产资料(17%)、消费品(13%)、燃料和润滑油(9%)以及机动车辆(5%)。

数据来源:阿根廷外交部

分析阿根廷的进出口结构可以发现,阿根廷主要出口农产品,附加值低且不稳定,而生产资料、能源、工业品等经济发展的基础,则要靠进口,主要贸易链主是中国和巴西,缺乏贸易主导权。

(3)物流龙头多为外企

物流是国家供应链的基础支撑之一,物流链失去控制力,供应链根基很难牢固。

阿根廷货运和物流市场分散,前五大公司占4.73%。该市场的主要参与者是Agunsa Logistics(智利),DB Schenker(德国), DHL(德国),DSV A/S(De Sammensluttede Vognmænd af Air and Sea)(丹麦)和TASA Logística(阿根廷)。

前五大物流龙头中,四个为外企,阿根廷本国物流企业缺乏主导权。金融、贸易、物流领域都被外部金主牢牢拿捏的阿根廷,何去何从?


三、“休克疗法”:二次掏空阿根廷?


米莱的政策被称为“崩溃疗法”(“休克疗法”),这种极致的财政紧缩政策,旨在减少财政赤字和控制通胀。

“崩溃疗法”虽然在阿根廷激起了民愤,但也不是没有成功的例子。面对80年代美国的“高通胀+高失业率”,鹰派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使用“崩溃疗法”,大幅提高贴现率和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呼吁停止向投机活动放款,以及承诺控制货币供应量增长,这种紧缩的货币政策,加速了市场出清,最终成功遏制通胀。

图源:Cryptopolitan


在当时的美国,所谓的高通胀也只有10%~20%,还拥有美元货币霸权、高科技壁垒、贸易主导权,最基本的金融、贸易和物流主导权始终牢牢地把握在美国人自己手里。

在此背景下,“崩溃疗法”带来了双底衰退,但也迅速完成了较低牺牲率的市场出清,为后来的经济复苏奠定了基础。

美国就算在“滞胀”情况下,也是金融、贸易、物流高边疆国家,但阿根廷目前的情况是经济全面崩溃,国家主权信用丧失,过去12个月的通胀率达到142.7%,创32年来新高,完全不适合所谓的“崩溃疗法”。

昔日,美国资本就曾掏空阿根廷等美洲国家。欧洲人曾用“他像阿根廷人一样富有”来形容富得流油的人。1913年,阿根廷的人均收入为3797美元,仅次于英国、美国、意大利,高于法国和德国。

此次米莱推行美元化政策。而20 世纪 90 年代,阿根廷为了缓解每年高达 2000% 至 3000% 的恶性通货膨胀,开始使用推行“美元化”。

总统卡洛斯·梅内姆放开外汇管制和信用证的限制,实施阿根廷比索与美元以1:1固定挂钩。刚开始,大量外资涌入,国家经济迅速转好,经济平均增长率一度达到5.8%。

但是,美元化的后果就是剥夺了阿根廷的国家货币政策,没有任何主导权,一切都取决于美国的决定。到了90年代中后期,随着美元加息提速,梅内姆执行的固定汇率弊端开始暴露,比索贬值压力大,需要大量美元支撑,梅内姆政府不得不向国外大量借债。

1999年他下台时,政府开支已达GDP的28.2%,政府累积外债接近1500亿美元,约为GDP的50%。随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输血,阿根廷主权债务危机和货币危机再次爆发。2002年1月比索大幅度贬值,最高时达75%,通胀迅速上扬,大批企业倒闭。

阿根廷的罢工人群(Anadolu Ajansı)


如今,米莱推行“崩溃疗法”,再次推行“美元化”,美国资本掏空阿根廷的历史或许又将重演。在最近罢工中,抗议者声称,米莱无限制放松经济管制,包括废除租金价格上限、取消部分工人保护措施等,使得基本必需品变得非常昂贵。

抗议者称,“他想让我们做奴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是一种可怕的感觉,米莱把我们弄得一片混乱。”但没人听到他们的声音,舆论话语权在美国X、facebook。

据报道,到1月,阿根廷新任总统米莱上任后的首个完整月,阿根廷国内贫困水平大幅上升,当月阿根廷贫困率达到了57.4%,为至少20年来的最高水平。


参考资料:

Wall Street Oasis: Top Banks in Argentina

新京报:《米莱会见特朗普,与拜登政府关系引猜测》

tradingeconomics.com: Argentina Balance of Trade

mordorintelligence.com: Argentina Freight Logistics Market Study

首席商业评论:《真正要担心的不是日本化,而是拉美化》

掌链:《中国1600亿投资变么?阿根廷版特朗普上台,电锯总统会锯开中阿锂矿供应链?赣锋 奇瑞 紫金比亚迪均布局阿根廷》

Mining.com: Argentina, US strengthen ties concerning critical minerals


编辑:老八 陈怡


© 2021 CN156.com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掌链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cn156@188.com 《第一物流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禁止复制、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18029850号-3